当前位置:
首页
> 新闻中心> 重点报道

【身边人身边事】一个“前浪”姐姐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21-08-16   信息来源:一分局   作者:谭翔   字号:[ ]

看到这个题目,是不是觉得很奇怪?“草根”就算了嘛,还“前浪”,还姐姐,这是几个意思?哈哈,就是字面意思!

来,我们把镜头推向1998年7月。大山深处,一个19岁的“后浪”小姐姐,从山里考到城市,学了4年的水电工程预算之后,又从城市来到了山里,来到了水电七局的一个水电工地。

那时候,新人是要下作业队锻炼的,现在的“后浪”好多没有经历过了。那时的“后浪”,倒是没有觉得很艰苦,有的只是找到工作的欣喜,来自农村,这点活不算什么:爬不上架管?不存在的!不敢上夜班?不存在的!吃不好睡不着?更是不存在的!

可能是由于特别能吃,哦不,应该是特别能吃苦,在作业队锻炼两个月后,光荣地提前结束原本三个月的锻炼,被调到了食堂,担任食堂管理员一职。

刚接到消息时,“后浪”瞬间懵了,有没有搞错?饭都不会做,肉都不会切,年龄还没有食堂师傅的工龄长,让管理食堂,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吧!

19岁的“后浪”纠结了很久,又排了很久的队,用工地仅有的一台座机,向在外地打工的老爸老妈征求意见。老爸老妈哪懂什么专业、什么未来发展,只说在单位就要听领导安排,领导让干啥就干啥!



19岁的“后浪”姐姐


那就干呗!又不是没那条件!不懂,学呗!你还别说,经过这一个工地的锻炼,还真长了不少本事。

买菜讲价、记账、做饭、炒菜、包包子、整理库房都是那时候学会的。50斤一袋的米面,扛上就走;5吨的货车,翻身就上去了;凌晨四五点起床,更是小事儿一桩!

更绝的是,猪身上的肉,哪怕分成一小块的,她也能辨认出是哪个部位的肉。这简直就是一个被概预算专业耽误了的庖丁啊!

管食堂的同时还得参与对外协调工作。19岁的“后浪”不怕吃苦,但却害怕与人打交道,特别是不熟悉的人。面对工作挑战,她一边哭一边成长!谁还没有点眼泪拌饭的日子啊!耳边仿佛又听见水手说“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……”

热情开朗、大大咧咧、没心没肺的“后浪”,每日奔波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中,她感到痛并快乐,还来不及,也没想过考虑个人问题。

在工地,个人问题你不急?没关系的,有人帮你急!所谓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嘛,咱们这里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大哥大姐可都是热心人呢!

在一帮唯恐天下不乱,哦不,古道衷肠的同事们热心的撮合下,20岁的“后浪”和当年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技术小哥凑合在一起了,没想到这一凑合,就凑合了20多年!


“后浪”姐姐与技术小哥相爱了


话说,时间过得很快,工地完工了,在食堂练了一身“武艺”的“后浪”还是想把自己荒废的概预算专业捡起来。

想了就做,这是“后浪”的风格,于是开始了进修大专、考造价员、学电脑、练打字,只为机会来临时能够抓住。毕竟,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!

终于,在2003年,又一个新工地开工,正好需要预算人员,“后浪”如愿以偿地重新捡起了专业,走上了预算岗位。一切从零开始,“后浪”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,可是命运总是喜欢给人惊吓!

正当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时候,悲催的“后浪”发现自己怀孕了!

O NO!不就是想好好搞个预算吗!为什么?

惊吓后的“后浪”,在和技术小哥商量半天后,最终选择了妥协,事业和孩子之间,还是选择孩子吧!更悲催的是,就在“后浪”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准备做妈妈时,流产了!命运总是如此弄人!

又是一帮热心的同事帮助和安慰了她,不禁感叹,有这么一群古道衷肠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大哥大姐是如此幸运!这直接导致,多年以后,“后浪”变成了“前浪”,也变成了和那一群人一样的热心人!

2005年,“后浪”再次怀孕,技术小哥在单位历练几年,已经成为技术骨干,工作忙得不可开交,无力照顾“后浪”,为了保证安全,“后浪”选择申请待岗,回娘家待产。

有了孩子后的生活,多了几分混乱,也多了几分希望。孩子哭了笑了,都牵挂着“后浪”的心,因此她早已把她的预算专业忘的一干二净!

终于,在孩子上了幼儿园,“后浪”才再次走上工作岗位,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梦想。又开始了各种学习和考试,进修本科、考经济师、考建造师、考造价师,总之,能考的都考个遍。

渐渐地,“后浪”变成了“前浪”,虽然一直都是草根,但仍旧努力,没有大树的伟岸,没有花朵的芳香,却有小草的顽强!

没错,这个曾经的“后浪”,如今的“前浪”,就是我自己——谭翔,一个永远乐观开朗笑声爽朗的80后姐姐。

没有乘风破浪,也没有惊涛骇浪,只是一个草根“前浪”在水电七局平凡却温情的故事!


“后浪”变“前浪”姐姐的一家四口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